员工风采
您现在的位置: 凯发直播 > 行业新闻 > 香港电影人将来路:原地踏步或“一路向北”?

香港电影人将来路:原地踏步或“一路向北”?

时间:2019-04-30 09:47 来源: 作者:凯发直播 点击:

陈可辛和叶念琛。


陈可辛和叶念琛。

m1905电影网授权刊载3月16日报导 “其实香港是一个十分小的处所,香港是不应该有电影工业的。”在一次蒙受_____《新闻查询拜访》栏目采访时,就“北上的香港电影”话题,陈可辛如此说道。陈是香港导演,曾监制并执导了《皇亲国戚》、《甜蜜蜜》、《投名状》、《十月围城》等多部影片,此中,去年在内地上映的小老本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票房冲破5亿,而这也协助陈可辛一举夺得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。当被记者问到“为什么不应该有电影工业”,陈可辛的答复是“香港的人口只要700万,撑不起工业,你去翻翻全世界,哪里有一个处所有700万人口可以有电影工业?是不成能的,因为这个市场是不够使到一个电影工业能开展的”。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认识,陈可辛成了在香港著名导演中第一个将工作室从香港迁至北京的人。

固然,陈可辛的不雅观点值得商榷,他既混同了“工业”与“市场”的概念,也疏忽了其实除香港700万人口之余尚有来自大陆、台湾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数以亿计的出产人群。也就是说,香港作为华语电影一个主要的消费基地、公认的“东方好莱坞”,它供给着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华人娱乐需求,而且以专业的团队制作、多元的影片类型、高效的消费体系一度将香港电影推向巅峰、步入“黄金时代”。有数据表白,最顶峰时香港电影年产300多部,不雅观影人群近七千万人次,年均票房30多亿港币,是世界第二大电影出口基地;别的徐克、吴宇森、许鞍华等人引领香港新电影浪潮,让港片在商业和艺术上齐提高,名利双丰登。假如这都不算工业,那么,还能什么算是?

所以这一定引出一个话题,事实上,也解释了香港电影日后的走向,即为什么难续辉煌光耀迅速衰败了,香港电影人又为何初步纷纷“一路向北”了?理由很简略,原先支撑香港电影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“黄金十年”台湾资金说撤就撤了,然后作为一大主要市场的台湾把美国好莱坞片额打开了,比例逐渐进步至98.6%,余下不到2%的份额才轮到港片,不止,还包含日语、韩语或其他华语电影。资金没了,市场少了,香港电影陷入窘境。而给香港电影带来再一次开展机遇的“CEPA协议”(全名为《内地与香港关于建设更严密经贸关系的安排》)得比及2003年——也就是说,由盛转衰,香港电影尔后经验了差不久不多十来年的败落期。这表示为消费锐减、质量低下、票房昏暗、人才流失,尽管此中罕见惊鸿一瞥,有像集结了四位香港影帝三位香港影后的《无间道》系列(可因为配额的限制无奈进入内地市场),但总体而言,港片曾经盛景出于无法已成回顾。

香港电影选择北上,这不是愿不乐意的事,而是为了保留下去,必需得做的事。前面提到,2003年,内地与香港签订“CEPA协议”,尔后经几次修订,确立了香港与内地合拍片享有国产片报酬,拍摄条件放宽,票房分成加倍;香港商人可以在内地投资影院,而港产片、合拍片的粤语版本,还能进入内地市场放映等等一系列报酬。正如香港电影开展局主席马逢国所说:“这是香港电影的机遇,自此合拍片比例骤升,香港电影人就业时机大增。”在你所能接触到的香港电影人中,简直无一例外地持雷同不雅观点,并且时至今天,你会发现香港电影人的联络方式,要么有两个手机号码一个香港号,一个内地号;要么就是开明了微博或微信账号。总之,为了便捷与内地增强联络。更有意思的是,当你拨通对方的号码,或者检察他的微博或朋友圈等,你会发现,很多香港电影人不是正在内地工作,就是在赶去内地动工的路上。历史轮回,香港电影久旱逢甘霖,而内地饰演着当年台湾的角色,人多、钱多、速来!值得一提的是,此刻的内地市场,无论从人才到资金到市场,其规模是昔日台湾基本无奈相比的。

一幅美好的愿景图是有,不过要知道,从蓝图到实现中间有很多鸿沟必要逾越。尽管“CEPA协议”的签订促使香港电影人更好地“北上”,而且这次“北上”波及电影财富链的各个方面,既有制片人也有导演,还有明星更有电影公司。但问题很快就露出出来,只管香港电影与内地电影“本是同根生”,但“相处不适意”,北上初期,由于各自差异的社会环境与文化背景,香港电影与内地电影在服务方式、工作机制、价值理念方面存在宏大差别,这势必导致在竞争中常会有隔阂感,同时缺乏深刻的沟通和须要的互信,矛盾、误会是常有的事。尤其是当内地有钱的却外行的投资者冲着影视财富的“大有可为”“有利可图”,大量涌入后,外行粗犷地干涉内行,胡乱给意见,任意部署演员等事情的发生,导致香港电影人干脆“计谋性”地赐与两种回应:第一,北上就是来赚钱的,赚快钱,赚养老钱;第二,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,坚守香港本土。